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下载 >   正文

那一年我的高考|新晋奶爸挂起黑眼圈进考场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22-01-11

  1978年7月20日,宜宾市柏溪小学高考场,29岁的尹德宏与几百名考生一起,争取通往大学的门票。

  高考前两天,他的儿子刚刚出生。熬夜照顾了奶娃儿,挂着黑眼圈,这位奶爸依然像打了鸡血一样,沉着应试,最终考取了四川师范学院(现四川师范大学)中文系。

  1969年,19岁的尹德宏下乡到宜宾县双龙区沙溪公社沙河生产队。这里紧挨云南,背靠大山,有文化的青年很受老百姓关照。

  在生产队的日子里,尹德宏要栽秧、犁地出工,同时也搞宣传、表演样板戏。还要帮生产队开拖拉机,在村小代课等。

  1973年,尹德宏被选拔到宜宾师范校、泸州教师进修校读中专,之后在宜宾县朝阳中学当老师。

  “原本以为人生就按着教书的路子来走了。”尹德宏说,其间认识了妻子,两人在1977年8月结婚。因为想着已经成家,1977年第一次高考时,他没有想过报名。

  1978年,距高考报名截止仅剩一天。一起教书的同事韦如炳来动员尹德宏。“当时爱人怀起娃娃,都要生了,我非常犹豫。但最后还是咬牙报名了。”

  因为从小喜欢读书,积累了不少历史、文学知识,尹德宏对即将到来的考试也有几分自信,觉得高考是对自己的一种检阅。

  “那时候,不像现在的年轻人,生娃娃有很多家人来照顾。我们只能靠自己。”尹德宏说,妻子还在县医院住院,他独自把娃娃抱回家里照顾。

  一个大男人哪能对付得了一个嫩娃儿?这位新手奶爸的瞌睡几乎没睡到,连续与啼哭、屎尿奋战两个通宵后,他挂着浓重的黑眼圈走向了考场。

  7月的宜宾,闷热无比。柏溪小学的考场没有风扇,不少人准备了白色毛巾搭在脖子后面,不停地擦汗,试卷很快被手上的汗打湿。

  小学校的课桌椅子都很小,尹德宏坐在位子上,脚都放不下,但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。

  “虽然没睡好瞌睡,但我的精神是很亢奋的。”在考生中,有比尹德宏年长的人,也有比他年轻的人,甚至还有教过的学生。

  和尹德宏一样,几百位考生都异常珍惜这次机会。大家都知道,机会不会像夏天的花一样,开完一朵接着还会开下一朵。

  在《四川日报》上,他看到一篇《考场阅卷巡礼》的报道,报道说全省语文科目有81分的好成绩。

  后来入学后,老师告诉尹德宏,他的语文成绩考了83分,在全省排在前面。与尹德宏一起参加高考的韦如炳,也被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。

  这一年,尹德宏的弟弟也参加了高考。弟弟完全没有学过高中数学,虽然数学考了零分,但最终被现在的西华师范大学录取。

  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,尹德宏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。想着儿子刚刚出生,如果去读书,自己不能带薪,相当于没有收入,家庭的压力摆在眼前。

  在大学校园里,他像一条离开大海很久的鱼儿,重归知识海洋。除刻苦学习,他还担任了学校广播站编辑,继续发挥宣传特长。

  大学毕业后,因为表现良好,系主任推荐他留校。尹德宏考虑到家庭,决定回家。

  他已做好准备,回宜宾县当老师。正好宜宾地区市级机关需要年轻人,他就在机关工作了。
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