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   正文

失独夫妇难以走出阴影 十多年未敢看孩子照片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21-11-30

  核心提示:失独是指独生子女,意外亡故,家里老人父母由谁来养老送终引发的社会问题。一对夫妇,响应政府号召,实行计划生育,只生一个孩子。但是,独生子女一旦亡故,家庭中的老人父母,在承受精神打击的同时,也遭

  核心提示:失独是指独生子女,意外亡故,家里老人父母由谁来养老送终引发的社会问题。一对夫妇,响应政府号召,实行计划生育,只生一个孩子。但是,独生子女一旦亡故,家庭中的老人父母,在承受精神打击的同时,也遭遇经济困难,养老成了难题。现虽有养老院、敬老院等,但大多数属私营,收费昂贵。

  姜楠: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,数以亿计的中国父母响应“只生一个好”的号召,无条件地服从计划生育政策,只生养一个孩子。然而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,在中年以后,却遭遇了孩子身亡的不幸,成为了“失独者”。在中国卫生公布的《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》中,统计显示中国每年新增的失独家庭大约在7.6万个。50岁以上的失独群体日益庞大,那么他们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?他们的晚年又将在何处安放呢?

  解说:他叫潘京东,今年55岁,2008年5月,他唯一的女儿萍萍因病去世,当时只有21岁。这场突来的变故,彻底改变了夫妇俩的生活轨迹。

  潘京东(失独父亲):2008年4月份,我们去北医三院检查的时候,化验的时候那个血压什么还都是正常的。

  潘京东:她发烧,别的也没有发现什么症状,身上有血点,当时中日医院提前也做过检查,认为那个,说她这么强壮的孩子没有问题。

  栾春丽(失独母亲):9号早晨起来,她就流鼻血,呕吐,有点吐血,后来就早晨五点多吧,我们俩就开车,就等于叫了一辆车,就带她上中日医院,就查了,上血液科查的。血液科人一看那结果,大夫就说,当时就留住院,就没有住院床位,他都要求你住院,他说你这个就是血液血象不好,得进一步检查。

  解说:栾春丽还清楚地记得,那天为了陪女儿住院,她给单位领导打电线岁参加工作以来,第一次请假。她没想到,女儿很快就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,病情急转直下。

  栾春丽:到了那个医院以后吧,那个医院的大夫就说,这种病没有治愈的希望,就是最多最多两三天。

  解说:那年萍萍只有21岁,在北京一所大学上大三,她喜欢读书和写作,潘京东原本希望她毕业后到文化类的单位找一个工作,收入不错,生活安稳。在父母眼里,女儿乐观开朗,孝顺懂事。

  栾春丽:我们就说我们房子抵押了也要给你治病,她就说咱家没那么多钱什么的,她都想得特别多。而且每回一进那个重症监护室吧,她近视眼,她平常都摘了,我一进去的时候吧,她肯定戴着眼睛看我什么表情,我每次在外边哭吧,在里边儿就特别地强作精神,不能让她看出来,都那样。

  潘京东:六天以后不能够睁开眼睛,当时我爱人在场,她写了几个字“我爱你”,非常潦草,后来,就再也没有什么知觉了。

  解说:依靠药物坚持了10天后,萍萍还没来得及和父母好好告别,就离开了人世,栾春丽还记得,那天是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七天,哀伤的情绪四处蔓延。

  栾春丽:走的那天是上午,等于是5月19号走的嘛下午正好就全国下半旗,那三天正好,我们家孩子21号火花。我们同事就老说,说你们家孩子肯定特伟大,全国都为她下半旗,就说是她完成她的使命了。

  解说:这张照片上的男孩名叫洋洋,他其实和萍萍出生在同一年,同样是疾病,让他的生命在11岁时戛然而止,留下痛不欲生的父母。洋洋的父亲周振龙,今年已经51岁,对于孩子的离世,至今无法释怀。

  周振龙(失独父亲):在一次偶然的体检的时候,查出这个脑瘤,当时真的,脑子一片空白,真的,当孩子做手术的时候,我跪在手术室门口磕头,请求上帝原谅我的罪过,保佑我的孩子,六个小时,我一直在磕头,在手术室门口磕头,总算给了我五个月的时间,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。

  解说:虽然时隔十五年,周振龙仍然难掩悲痛的情绪,那一年周振龙为了照顾孩子,辞掉了工作,头发全都白了,现在的黑发是前一天刚刚染过的。

  周振龙:头发全白了,眼睛花了,真的我无法形容,本来我觉得这个痛苦,慢慢慢慢会抚平的,慢慢慢慢会过去的。

  解说:这是1995年,洋洋参加春节联欢晚会录制时拍摄的照片,那时的他经常参加各种演出,是父母眼里无法替代的骄傲。周振龙当时在国企工作,他把全部心思都花在了培养孩子上,洋洋虽然只有11岁,但是乖巧聪明,因为比同龄人经历丰富,更多一分成熟。

  周振龙:小学,他跳了两级,英语非常的好,原来是著名幼儿艺术团的,那么电视里边,包括有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,他有一个独舞,都在里边,真的,非常的可爱。当时在孩子没有病的时候,确实我和我爱人不是很好,我们俩经常吵架,孩子走的时候,无意的一句话,说爸爸以后你对我妈好点,我说行。以后你不许抽烟了,我说行,我一定答应你。

  解说:孩子去世后,按照习俗,周振龙没有给孩子立碑,孩子用过的东西能烧的都烧了,骨灰是他亲手撒到海里的。在他家里,陈设上看不到任何孩子的痕迹。

  周振龙:很多次都是梦里梦见孩子,明知道这什么,就不想醒,就想跟他再多待一会儿,一睁眼,说实在的哭得一塌糊涂。我跟我爱人从孩子走了以后,我们俩真的没有单独谈论过孩子,我们俩没有在一起的时候,我因为痛苦哭过,她也因为痛苦哭过,其实都知道,我们都是互相避讳的,难受的时候自己找个地方去哭。

  解说:“失独者”是外界对因各种原因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经常采用的统称,但在这个群体内部,他们多互称“同命人”。在学界,从未有过一次,对这群体数量的科学计算,但据保守估计,这样的失独家庭超过百万。

  萍萍和洋洋都出生于1986年,计划生育成为国策,进入第八个年头,他们的父母都在国有单位供职,很快就领到了《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》。栾春丽在女儿4岁的时候,曾经意外怀孕,她二话不说,主动去做了流产手术,然而多年后女儿离世,她已没有了生育能力。

  潘京东:当时我爱人是48岁,我是49岁,我爱人已经不具备生育能力了,确实没有了,所以说也要不了孩子了。

  周振龙:在这当中呢,真的什么都使过了,包括上北医三院做试管婴儿,我们都去做了,但是还是没有结果。

  周振龙:也想过,但是当别人的孩子和我孩子比较的时候,我怕不会善待这孩子,所以我不想。我喜欢孩子可能胜过任何人,而且我孩子太优秀了。

  潘京东:没有想,因为我们伤痛太大了,我们没有精力,我们的财力我们的精力都不够,就是领养孩子这个对于我们来说,也不是现实的。

  解说:这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,3天后是萍萍的生日,因为还要上班,潘京东夫妇俩这天准备提前给女儿过生日。

  周振龙:萍萍,多吃点。这是一个小兔子蛋糕,爸爸给你拿一块蛋糕,生日快乐!潘丽萍。

  解说:从家到这个陵园,来回路上要花费4个小时,女儿离开的6年里,来看望女儿是老两口最主要的活动。他们至今沉浸在对女儿的思念中无法自拔。

  栾春丽:我想不通的时候我都想跳楼,真的,我就想跳楼找我们家孩子去。有一次我们俩上那个,还跟着几个亲戚一块,就上那个长城,长城有一个野长城,有一个残长城,长城那边有一个大河,他们都在从那边走,我就走到中间我就不想走,我就想跳下去。我反正三天两头都在梦见她,有时候梦见她送上学什么的,有时候就觉得,带她出去玩儿什么的,梦见一些她小时候的事。

  解说:这是萍萍生前的房间,摆设几乎没有动过,不能去墓地的时候,潘京东和妻子做得最多的是登录网上专门为女儿设立的纪念馆,通过网络给女儿送饭送衣服。

  潘京东:我们生活状态是单一的,上班下班,晚上我跟孩子要说说话,我看着孩子的照片啊,跟孩子讲讲话。我知道有些事情肯定是于事无补,但是我心里头我的孩子还在,我放不下她。所以说,我有的时候我在孩子的房间,我不愿把她的房间给她打扫得特别干净,我觉得这是她的天地,她还在那里,我还可以看到她,就是这样了。

  解说:在儿子离世后,周振龙妻子的身体变得很差,先后两次检查出癌症,周振龙要定期陪妻子到医院治疗,目前两人都没有工作,只能靠妻子的两千多块退休金,勉强度日。他告诉我们,他和妻子平日的交流不多,关于儿子洋洋,更是不可谈及的话题。

  周振龙:就前两天有一个北京台,有一个节目,我不知道你们看了没,也是为了一个失独母亲,一对失独父母做的一个节目。我们俩同时看的那节目,也无意当中看到半截我给拨了,那是我们,就是看这节目时,一起哭的那么一次,就是因为孩子哭的这么一次,又恨,真的又还爱,为什么这样折磨我们,如果他没来到这个世上,真的我们无所谓,我不知道,能折磨我们到什么时候。
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